湘西神秘的草鬼婆傳說

分享:

“草鬼婆”又叫“蠱婆”,《永綏廳志。卷六》的記錄,真蠱婆目如朱砂,肚腹臂背均有紅綠青黃條紋;真蠱婆家中沒有任何蛛網蟻穴,而該婦人每天要放置一盆水在堂屋中間,趁無人之際將其所放蠱蟲吐入盆中食水;

“草鬼婆”又叫“蠱婆”,《永綏廳志。卷六》的記錄,真蠱婆目如朱砂,肚腹臂背均有紅綠青黃條紋;真蠱婆家中沒有任何蛛網蟻穴,而該婦人每天要放置一盆水在堂屋中間,趁無人之際將其所放蠱蟲吐入盆中食水;


真蠱婆能在山裡作法,或放竹篙在雲為龍舞,或放斗篷在天作鳥飛,不能則是假的。所有的真蠱婆被殺之後,剖開其腹部必定有蠱蟲在裡面。

一、搬家
我換宿舍了。
這是我進入這所大學以來第3次換宿舍。不知道為什麼,仿佛跟我住在一間宿舍裡的人都很反感我,她們去學校反映,要求我搬出去。

一開始學校只當是學生之間出了一點小摩擦,輔導員來做了些思想工作,諸如“大家五湖四海聚到一起就是緣分”之類的話,試圖平息這些事,但是女生們的抗議越來越嚴重,學校只好投降。就這樣,我換了宿舍,又換了宿舍,又又換了宿舍。

哦,忘了介紹一下,我叫布林,原因是我媽媽姓林。今年20歲,是J大的二年級學生。我長的不難看,但是也不是絕對的美女,換宿舍的原因應該能排除是由於長的醜。我目前沒有男朋友,但是不排斥追求者。

好了,故事就從換宿舍這天開始吧。
這次我住到了C樓。C樓坐落在學校最裡面的一個角落裡。J大最近幾年回應國家擴招的政策,不斷擴大學校規模。

原先的校園已經不能容納那麼多建築了,於是就向外擴張,再擴張,像黴菌一樣蔓延。儘管新舊建築參差不齊,但是領導們的辦公樓總是最新的,由於新建築多在週邊,校園的核心也就一再外遷。

C樓的位置在體育場的後面。這裡原來是個工廠,後來倒閉了,學校就把這塊土地買了下來作為學校的一部分。原來的廠房大部分都拆除了,空地被建成體育場。

只有兩棟樓留下來,一棟是原來工廠的職工宿舍,一個4層小樓,由於不是很破,就重新粉刷一下,在外牆貼了白色磁片,留作暫時的學生公寓,也就是C樓。另一個2層廠房在C樓旁邊,被體育學院要去做了倉庫和健身房。

我大包小行李的從3輪車上下來,站在C樓門口。下午4點多了,這個城市的冬天很冷,天黑的也很早,現在已經有點昏暗,許多宿舍都亮了燈。樓的後面是體育場,周圍沒有別的建築,僅有的二層倉庫黑著燈。

整個C樓泛著白慘慘的光,樓洞口黑黑的,仿佛一張蒼白的臉上有無數的發光眼睛和一張不知道有多深的大嘴。有點冷,我裹緊大衣,拖著箱子往樓裡走。

“喂,幹什麼的?”一個嘶啞的聲音從洞口的某處傳出來,我扭頭。右邊的門房裡坐著個50多歲的男人,瘦骨嶙峋的叫我想起在電視上看到的吸毒者。此時他慢慢站起來,正沖我走過來,旁邊的電視開著,正上演槍戰片,有我最喜歡的發哥,不由多看了幾眼。

“新搬來的?”不知不覺,他已經走到我跟前,我們中間隔了一層玻璃。
 “是的,剛來的。”我簡短回答,不想看他的臉。不知道他又多久沒刷牙了,滿口又黑又黃的牙齒橫七豎八的,如果不是玻璃擋著,興許裡面還能傳出什麼叫人不愉快的氣味。

男人在翻窗戶下的一個破本子,找了一下,然後用手指著某一行:“布林?是你不?經濟學院大二的。”
“是的。”我回答,眼睛還在電視那裡。

“簽字。”他把本子和一支筆從一個小窗戶遞給我。我簽完,還給他。
“字還挺漂亮的。”他拿著看了一下,把本子合起來。接著在抽屜裡找鑰匙。

一邊找一邊說:“你住207房間。咱們這個樓每層1號到10號房間女生住,11號到20號房間男生住,不過放心,樓層中間加了隔牆。有些男生不老實的你們可以隨時跟我說,我去他們學院反映。上回就有個男生……”話沒說完,他從抽屜裡翻出一把鑰匙,隨即站起來。“走,我帶你上去。”

我拖著行李跟在他後面,他腿腳似乎不太好,右腳有點瘸,看我的行李比較多,硬要幫我提箱子,我有點不好意思,只把看上去最大但是最輕的鋪蓋卷給了他。

他抗著棉被,一邊爬樓一邊說:“這個樓是舊樓,有點返潮,不過你住2樓應該能好一點,被褥多拿出來曬曬。”我聽著暗暗好笑,這寒冬臘月的,外面每天都零下20攝氏度,我曬被子?

2樓的樓梯口沒有燈,舊樓的採光不好,如果沒有燈就什麼都看不到。突然那男的腳下一絆,險些摔到,嘟嘟囔囔的罵了句髒話。

正對著樓梯的是水房和廁所,隔壁就是201宿舍,201的對面就是202.我的宿舍在207,比較靠裡面一點,樓道最裡面是一面牆,牆上有一個小門,落了鎖。想來牆那邊就是男生宿舍了。

那男人重重喘了口氣,敲了敲門,啞著嗓子問:“有人沒?207有人沒?”沒有動靜,於是他用鑰匙開了門。
是個四人間,標準化的學生宿舍,上鋪下桌子的那種,我住門背後的那個床。男人把行李和鑰匙放到下面的桌子上,說:“好了,我下去了。”

“謝謝。”我點點頭。
這個床好象很久沒有人住了,落了一層土。床上有些大大小小的印子,很整齊。想來是宿舍裡其他人把行李箱放在上面的緣故。我拿盆子打了點水,開始收拾。

不知道在這裡我會遇到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事情,能在這裡住多久?想到這裡,我不覺嘴角泛出些許笑容。

二、室友
勞動的時候,時間總是很快的。
不一會,我的室友就紛紛下課回來了。我禮貌的跟她們打了招呼。

住在我旁邊的叫王靜,醫學院的,人瘦瘦高高的,挺漂亮,但是有點冷淡,據說她父親是某個大醫院院長,母親是衛生廳的高層,家裡很有錢。由於她生活作風有問題,而學校又不好得罪她的父母,這才搬到C樓來的。

我對面的女生是文學院的齊雅月,長的嬌小玲瓏,頭髮染了,穿戴很哈日那種,還打了個鼻環,人比較隨和,聲音挺好聽的。但是又據說她是個LES,就是女同性戀,所以才被學院開到C樓了。

如此多的“據說”,來自宿舍裡的另一個女生,她叫許言,體育學院大四的,人胖胖的很健壯,據她自己說是練足球的。她似乎跟這個宿舍其他人的關係不怎麼好,沒人理她,她就只好拉著我跟我說話,而說出來的無非是室友們的八卦消息。不用她說,我也知道她為什麼來C樓了。

“總的來說,C樓裡住的人特雜,都是在本學院混不下去了的。”許言說的口沫橫飛,我在上鋪整理我的被子。她站起來仰望我:“喂,美女,你是為什麼被下放到這裡來的?”不大的眼睛充滿探究的看著我,仿佛我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我笑了一下,“不清楚,學校叫我搬我就搬了。”
“不對吧——”她站在凳子上,努力想平視我,“我聽說你,經濟學院的布林同學是被同宿舍的人趕出來的,而且不止一次哦!難道你……”她的眼睛瞥了一下王靜的床位。

“呵呵,不是的。”我停下手中的動作,盯著她的眼睛。
我看到她明顯的有點不自在,被一個陌生人這樣盯著,誰都會不自在,我沒有出聲,她也沒有出聲,房間裡沒有其他人,安靜的有些詭異。
半晌,我才輕輕的說:“她們怕我。”

“怕……怕你?”
“你看。”我回身抱來枕頭旁邊的毛公仔,是個籃球形狀的哈姆太郎,緩慢的撫摩著,並用低低的聲音對她說:“這是我最愛的人,他死了,我割下他的頭,放在這裡面,我們永遠都不分開……”說完,輕輕的把玩具貼在臉上,依戀的摩擦……

許言從凳子上跳下來,看出來她對我的舉動很吃驚,我暗笑。
“你,你忙吧,我打遊戲去。”

呵呵,她可能真的認為我是個瘋子。不是我故意想嚇她的,但是為了避免她什麼時候會偷偷到我這裡一探究竟,我還是要給她點警告。我小心的把公仔放回枕頭邊,繼續我的工作。哈姆憨憨的看我,我沖它笑了一下。

不久以後,出去吃飯的兩個人就回來了。
王靜回到自己的桌子前,收拾東西,看來是準備出去上自習。齊雅月動作麻利的換睡衣,我坐在床上面看著她,玲瓏有致。換好了睡衣,她在櫃子裡繼續翻東西,看她手忙腳亂的樣子,突然覺得這個女孩很可愛。

“布林,我這裡有樟腦,你要不要?”她翻到了一包東西,舉起來晃晃,“宿舍裡有蟑螂,好噁心的!”
“是呀是呀,今天中午我還拍死了一隻,就在你床上!”許言在一旁大聲附和。

我不清楚樟腦是不是能除掉蟑螂,但是她們的一番好意,我就收下了。我從床上下來,從背包裡取出巧克力和其他零食分給她們,可以看出來每個人都挺開心。

女人的友誼常常就是從吃開始的。我又跟大家寒暄了幾句,就又爬上床,打開電腦寫我的小說了。王靜去上自習。許言繼續打她的遊戲,不時的冒出句髒話。齊雅月在床上看了一會兒電視就出去了。

這是我在新宿舍的第一天。還記得搬來之前,有許多關於C樓的傳言。校園的傳言無非就是些鬼怪亂彈,什麼紅背心,半夜哭聲,半夜腳步聲之類的。

我並非無神論者,但是我知道這些東西多是道聼塗説,老生嚇唬新生的把戲。也許我能在C207跟室友們和睦相處下去,直到我大學畢業,如果沒有這件事……

三、屍體
搬進來有一個多星期了,每天都過著重複的生活,白天上課,晚上寫我的小說。小說裡的男主角最近日子不好過,他跟別的女人偷情被妻子發現了,正在鬧離婚。

許言繼續她的八卦生活。王靜還是不怎麼說話,每天上課上自習,到看不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指生活作風方面。只是我總是在半夜看到她站在窗前,宿舍的窗戶正對著體育場,往右面能看到小二層的一角。

我有時候會起夜,看到她在那裡站著,白衣,月光打在她臉上,很妖異,就像很俗的鬼片。我也不知道她在看什麼,這個時候往往是淩晨兩三點,外面按說是沒有人活動的,晨練的也不會起這麼早。

我沒興趣知道她在看什麼,這是許言的工作。我下床去上廁所,她聽到聲音會回頭看我,跟我禮貌的點一下頭。

我輕悄的出門,走廊裡的燈都關了,黑漆漆一片,只能看到樓梯口新換的燈泡和水房裡發出的微弱燈光。雖然是老樓,但是保暖設施還是很好的,我只穿睡衣,一點都不冷,管他外面是不是大雪分飛呢。

也許王靜在看雪景吧,很多南方人沒見過下雪,我班上曾經有個南方男生為了看下雪半夜跳窗戶出去散步。水房和廁所是連著的,晚上熄燈以後只有那裡是亮的,燈光昏黃。我就沖著光線走,由於有那一道光線,顯得周圍更黑了,連牆壁都看不清楚。

“啪!”短而清脆!
我踢到某個宿舍放在門外的拖把,拖把杆倒在地上劇烈撞擊,發出哀號。在安靜的樓裡分外慘烈。我又用腳在地上搜索一下,把它踢到牆根,以免一會回來的時候再拌到我。

廁所一共有三個小間,中間用隔板保護個人隱私。從前我上廁所有個習慣,就是通過隔板與地面的縫隙看一下隔壁的人,當然,一般只能看到旁邊的鞋子,多數是高跟鞋。

不過有一次我在公共廁所裡看到隔壁一隻男人的鞋子,詫異了半天。還有一次在某酒店的廁所裡,發現我隔壁是一男一女,天知道他們在幹什麼!這個習慣是完全的惡趣味,好奇心,每個人都有那麼一些吧。但是自從上次的事情發生以後,我就再也沒有這個習慣了。

上完廁所,我又摸索著回到宿舍。王靜已經上床了,我不由得懷疑她是在夢遊。我也爬上床,摟著我的哈姆繼續睡覺。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樓下的叫嚷聲吵醒的。看看表,才五點半。宿舍的人都醒了。許言罵罵咧咧的爬起來:“靠!搞什麼啊?讓不讓人睡覺了啊?!”她的床就在窗戶旁邊,她爬過去往下看。

“天啊!死人了!”她趴在窗戶上大叫道,“你們來看啊!”
我們三個也嚇了一跳。我爬下床跑到窗戶旁邊。

樓門口圍了一圈的人,居高臨下,我看到人群中間的雪地上躺著一個人。我視力不太好,看不清楚那人的具體情況,只是看到他穿著一件深藍色的衣服,像個大字一樣擺在地上,周圍沒有血,很乾淨。

“跳樓!一定是跳樓!”有人大聲嚷嚷著。還有人在附和,感歎生命如此的脆弱。
 “真慘啊!”齊雅月聲音帶著哭腔,好象是被嚇壞了。王靜歎了口氣,就出去洗臉了。只有許言還整個人貼在窗戶上絮絮叨叨的說著。

很快的員警就來了,調查了現場,把屍體抬走了。
後來,學校宣佈是學生因為感情問題走上了絕路,平息了這件事。可是在許言那裡我們確聽到了不同的版本。

許言的哥哥許俊,是分片的民警,主要就是負責J大周圍的治安。當然,這個跳樓事件也是他們派出所經手的。許言就去問了情況,據說這個案子沒有這麼簡單,那人是從樓上掉下來的沒錯,但不是自殺。

“是被人抽幹了血以後扔下來的!”許言陰慘慘的對大家說。“真殘忍啊,法醫檢查了以後都說,他從來沒見過誰能把一個人的血放的如此乾淨!上面很重視這個案子,我哥他們還沒仔細看屍體,屍體就被上面帶走了。而且犯罪時間在半夜兩三點的時候,周圍的人居然都沒有聽到聲音!”

半夜兩三點的時候!
如果我沒有記錯,案發的時候王靜正好站在窗戶前,她……她看到了嗎?
我看向王靜。

她似乎在回避我的眼神,順手拿起水杯到飲水機那去借水,然後就打開了電視。我看到她端著杯子的手有些許顫抖。
她……看到了什麼?

四、血案
命案發生以後的第二個週末,我見到了許俊。他是來給許言送東西的,坐在宿舍裡跟我們聊了很久。許俊個子不高,但是很健壯,一看就是學過某種武術的人,剃了個小寸頭,很精神。

他被許言領進來的時候有點拘謹,也許很少和這麼多女生在一起吧。但是齊雅月可不是這樣,一看來了個員警大哥,急忙拉著他問東問西,漸漸的,話匣子一打開,許俊就不那麼拘謹了。

問的最多的,無非就是上星期的命案。一向很冷淡的王靜對這件事情表現出極大的熱情,跟我們一起坐在宿舍裡聽。許俊可能很少被這麼多女生關注過,而且齊雅月和王靜都是標準的美女,被齊雅月一口一個“許哥哥”叫的有點忘乎所以。

從許俊口中,我們瞭解到死者叫魏星,住在311宿舍,也就是我們隔壁的隔壁的樓上。311宿舍只有2個人住,而案發當天晚宿舍只有他一個人,他的室友去網吧上通宵了。

死者被抽幹了全身的血液,扔到樓下,房間裡有掙紮的痕跡,但是不很明顯。可能沒掙紮幾下就斷氣。儘管許俊有所保留的把案情講給我們聽,我們還是覺得很詭異。

齊雅月咽了咽唾沫,看出來被嚇的不輕,問道:“難道……”大大的眼睛掃視了一下在座的眾人,“難道C樓真的有不乾淨的東西?”

“瞎說!”王靜似乎有點激動,“這個世界上沒有鬼!”聲音細而尖銳。
許言白她一眼,道:“你怎麼一說到關於C樓的傳說就這麼激動?平時怎麼不見你說話啊?~!”

“哼,無知。”王靜哼了一聲,撇下一句話。
“靠!你說誰無知?”許言有點生氣,大叫:“學校好多人都知道這個樓有問題,不然為什麼沒人住?叫咱們這些在本學院混的不好的人搬進來?你說話注意點!”

許俊拍了一下妹妹:“阿言,別吵架!”緊接著跟王靜解釋妹妹的脾氣不好之類。
不歡而散。

晚上熄燈睡覺的時候,在我的要求下許言講了C樓的傳說,很俗套那種。在這個工廠還沒倒閉的時候,這個樓是工廠的單身公寓。

住在現在311房間的,是一個年輕的工程師。某天早上他被發現死在宿舍裡,身中13刀,流血過多而死的。從那以後就有傳言說他死後變成了吸血惡靈,出沒於整棟樓。311房間也被封閉起來,直到這樓被J大收購,才重新作為學生公寓。

許言講的時候,我能看到齊雅月窩在被子裡瑟瑟發抖,王靜沒什麼動靜,窗外月光映雪,反射到房間裡,枕頭邊的哈姆沖著我甜甜微笑。
如果今天晚上我沒有起夜,也許以後的事情會完全不一樣。可是,我必須得起來,命運之神主宰我的行動。

和平時一樣,我又看到王靜站在窗前。我開門出去。也許我應該覺得恐怖,在剛剛發生了離奇命案的樓裡,又聽了個鬼故事,正常情況下我們都應該覺得害怕。但是,我的好奇心戰勝了一切,我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同樣是穿過伸手不見五指的走廊,我覺得如果這個時候突然跳出來一個張牙舞爪的怪獸,或者一個血肉模糊的惡靈,再或者一個蒼白難看的僵屍,也許我會大聲尖叫,但是很失望,什麼都沒有出現。

辦完了事情,我摸索著回宿舍,由於是背光,短短的一段路走的異常艱辛。透過微弱的燈光,我看到走廊盡頭的隔牆是白色的,可能是剛剛粉刷過,妖異的白色。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出乎我的意料……
牆上的門動了一下!

光線太弱了,我看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是很明確的就是那個門正在緩緩打開……如果我沒有記錯,這個門的後面是男生宿舍,門兩邊都有鎖,鑰匙應該是在樓下的管理員手裡。如果要開這個門,必須把兩邊的鎖都打開。

管理員查房一般都是先查一邊,再查另一邊的,再說,也沒有道理半夜三更的來查房呀。但是,這門卻明明白白的在向女生樓這邊慢慢推開……

我有點緊張,不自覺的清了一下喉嚨。門剛剛開了個縫,推門的人應該是聽到了我的聲音,停止了動作,很快,又關上了。我又聽到一點西西瑟瑟的聲音,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我快步走進宿舍,爬上床,聽到自己的心臟在跳。
王靜也睡下了。

五、許俊
再一次見到許俊,是許言在必勝客請我吃飯的時候。只有我,許言,許俊三個人。許俊看上去很緊張,不說話,但是喉結不停的動。許言卻沒有這麼內向,直接跟我說了,他哥哥想追求我。

我笑。這個男人並不難看,身高大約有175左右,我170,還行。看上去老實巴交的,許言也說他哥太老實,二十七八了還沒女朋友呢。

許俊結結巴巴的說了一下,自從那天到宿舍裡跟我們聊天以後,就對我有了好感的事情。許言在一邊添油加醋,我懷疑她那天領許俊來是有預謀的。

基本上我不反對有人追求我,談戀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都20歲了。從前有人說過我的名字很可口,想追求我,後來發現我的人並不像名字這麼可口以後,就消失了。

許言很快就走了,把時間留給她哥。
我對著一桌子的食物,吃。
許俊還是很緊張,一會蹦出一句話:“布林,我……我可以嗎?”“我……你……你怎麼想的?”“我知道,我年紀大了點……你,你要是不願意,就告訴我……”

我抬頭看他:“你家裡能接受少數民族嗎?”我是苗族。
“能,能!”他飛快的點頭。“我姑父就是少數民族的,壯族。”
呵,我咧嘴一笑,繼續吃,不吃就浪費了。

就這樣,我成了許俊的女朋友。也許有點草率,但是我直覺這人不錯。感情可以再培養。另外就是我對前陣子的命案很好奇,跟他在一起興許能充分滿足我的好奇心。

果然,自從我答應他以後,他的話慢慢多起來了。我就不失時機的去打聽我所感興趣的事情。沒有叫我失望,許俊也透漏了很多“內部”資料。比如屍體的大致情況,案發現場的細節。其中有一件事叫我耿耿於懷。

311房間裡沒有蟑螂。
眾所周知,蟑螂是生命力頑強的動物。剛搬進來的時候,齊雅月就告訴我宿舍有蟑螂,而且不少。

那按常理,整個樓的每個宿舍都應該有蟑螂活動。可是為什麼311偏偏沒有?許俊嘟囔著:“真是的,明明是個殺人案,被上面一調查,就搞的希奇古怪的。還來了個老頭跑到311調查有沒有蟑螂蜘蛛。難道這些小蟲子跟命案有什麼關係嗎?真是吃飽撐的!”

“不要小看這些小蟲子,呵呵……”我微笑。
晚上回到宿舍,許言一臉曖昧的看著我,嘿嘿的笑著。我也回她一個微笑:“你哥是個好人。”

齊雅月嘟囔了一句:“男人沒好貨。”然後就出去了,門口有個打扮中性帥氣的女生在等她,昨天我看到她們在樓後接吻,證實了許言的“據說”還是有依據的。王靜還是在看書,那書內頁泛黃,因為包著書皮,也不知道是什麼書。

這天晚上我沒有起來,但是我習慣性的醒了,王靜沒有起來。我聽到門外有聲音,“吱”的一聲,很輕,但是很清晰,好象是什麼東西摩擦產生的,我的第一感覺就是——
樓中間那道門……開了。

六。調查
星期天是約會的時間。許俊輪休,就陪我去逛街。一路上我們的話題基本還是關於案情進展的。他也很奇怪我一個女孩子家的為什麼會對這種慘案有這麼大的興趣。

我微笑,因為我喜歡看偵探小說。找一個老實的男人好處就是他不會胡思亂想,你說什麼他就相信。鬼才相信那些作者寫的東西是真的!

往往最玄妙的事情,就是最不正常的。我突然想起來王靜,她似乎是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每當我們談論鬼神之說的時候,她就予以堅決的抨擊,其實有時我們不過是在開玩笑。許言不知從那裡聽到這樣一個消息,說王靜跟某個組織有關係,該組織是專門研究非自然現象的。

我暈……這種事情她也能聽說出來。現在我對於許言說話的可靠程度持保留態度。

吃飯的時候我把關於樓中間那個小門的事情告訴了他。許俊皺著眉頭說:“很奇怪啊……莫非是男生那邊搞的鬼?”

“可是女生這邊也有個鎖呀。難道是這邊有人呼應?”我也不明白。
許俊想了一下,問:“最近還有動靜嗎?”
“有,但是不經常。”我說,“怎麼辦?要不要我哪天去看看?”

“不行!”許俊打消我這個可怕的念頭,“你知道門後面是什麼?!案子還沒破,不是我嚇唬你,你們那棟樓仍然有危險!”他頓了一下,然後說:“小林,這個事情你告訴別人了嗎?阿言她們知道嗎?”
我搖頭。

“那就好,明天我去看看。”他微笑的握了一下我的手,“放心,沒事的!以後你晚上儘量少出去就是了。”
很安全的感覺。

第二天,許俊就帶了個同事來了,檢查了一下門兩邊的鎖,又問了學生們一些問題。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他們順便檢查了全樓,並在311多呆了一會,讓別人看來好象還是在調查墜樓案。

我利用身份之便,跟他們去了男生樓。剛走到3樓門口,就聞到一股臭味。樓梯口的水房窗戶上扔著一大堆鞋子,臭氣熏天。許俊解釋道:“3樓這群男生就喜歡把自己的臭鞋扔在水房,每次來都是一股子味道!”

走廊裡還算乾淨,盡頭就是311,緊貼著隔牆,牆上同樣有一扇小門。
相對於小門,我更感興趣的是311.許俊敲開門,房間裡站著一個蒼白斯文的男生。他一看到是員警,連忙讓我們進了房間。房間的格局跟我的宿舍一樣,很乾淨,可以說是一塵不染。

但是現在只有一個人住,曾經是兩個人住的。許俊他們做了常規檢查,我就在看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門後的床上放著一個大木盆,現在已經很少見到這樣的木盆了,大的可以用來洗澡那種。

一般人看到學生宿舍有這個東西,也許會覺得奇怪,但是也說的過去。但是我知道這種大木盆,除了洗澡,也有其他的用途……

“對了,小許你聽說了嗎?”許俊的同事突然開口道:“昨天晚上東郊又死了個人,跟魏星一樣,都是被抽血了的!”
“哦?”許俊停下動作,“昨天我沒上班,但是我看大馬一臉沮喪的從外面回來,就是為這個事?”

“對。現在上面高度重視,八成是什麼抽血殺人狂。唉,真他媽變態!”
我在旁邊聽著,眼睛掃過那男生,仿佛看到他微微顫抖著,臉色更加蒼白了。他下意識的把貼著塊膠布的手向後縮了縮。

檢查結束後,許俊他們就回去了。我在出門的時候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鹽,悄悄撒在311門後,如果沒有估計錯誤,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許俊走的時候用力抱了我一下,說:“小林,沒事的,不用太擔心。”我看著他,突然覺得這個男人真的很可靠,或許我真的會愛上他。

他吻了我。

七、真相()
以後的幾天都很平靜。王靜似乎跟我熟悉了很多,沒有那麼冷漠了。她經常會問我一些問題,有關苗族的風土人情的,甚至還有一些希奇古怪的傳說,我把我知道的儘量告訴她,看出來她很高興。

我看到她的一些書,都是包著書皮的舊書,內容無非是一些古老的巫術和咒語。對於這些東西,我還是很敬畏的,可能是跟小時侯的生活狀態有關吧。

許俊那邊也沒有什麼進展,兩件事情都沒有,他有點頭痛。其實我也不指望他是個大偵探,再說墜樓事件已經被上面接手了,他也做不了什麼,但是他面對我的時候還是多少有些尷尬。這叫我覺得他很可愛,我們的感情也在穩定的發展。

沒有什麼事情是永恆的,這種平靜的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
這天晚上,我照常起來,和平時一樣,看到王靜站在下面。等我下了床,王靜小聲說:“林,你是不是要去廁所?”

“是的。”我回答。
她走過來,說:“我也想去,但是……我有點害怕,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這……”我始料未及。她要跟我一起去,那麼……

我正在遲疑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慘叫:
“啊——救命啊——”

男人絕望而淒厲的聲音在安靜的樓裡分外清晰。隨後就沒有動靜了,然後就是整棟樓的人都醒了,男生那邊一陣驚呼,女生這邊也安靜不下來。突然有個男生的聲音傳來:“鬼!鬼!311有鬼!!”

發生了什麼?
“去看看!許言,報警!”王靜竟然異常的冷靜,順手拿起椅背上的大衣,沖了出去。
又是311!難道那把鹽沒起作用?我也隨後跑了出去,如果真的是我猜測的那樣,那麼,危險還沒有結束。

我到3樓的時候,樓道裡已經圍了一群人,亂成一片。我拼命向前擠,已經隱約看到311門口倒著一個人。難道……又死了一個?

等我擠到中間,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原本應該在一樓的管理員倒在311門口,臉色蒼白扭曲,仿佛看到了什麼極度恐怖的畫面,身邊掉著一把鑰匙。311的門大開著,房間的窗戶也開著,寒冷的北風拼命灌進來。那個蒼白的男生跌坐在地上,一言不發。手臂上的鮮血還在流著。

我沖到門後,看到原來撒在後面的鹽已經沒了,難道是被掃掉了?
“林,你來看這是什麼?”蹲在那裡觀察屍體的王靜突然開口。指著屍體頸上的兩個小傷口。

我狐疑的觀察著那兩個傷口:“這……”
“他的血被吸幹了。”王靜肯定的說。
“吸血鬼!一定是吸血鬼!”周圍的男生頓時亂做一團,大聲叫嚷著,一片恐慌。

“都給我讓開!亂什麼!都回去!”一聲暴喝,我聽出來是許俊的聲音,隨後他就從人群中出現在我面前。很明顯,我和王靜的存在讓她感到吃驚。但是很快他就恢復了員警的本色,專注於案發現場了。

“媽的,又是一個!”一個員警看了屍體以後罵道。馬上掏出手機打電話。許俊他們就忙著疏散人群保護現場,而我和王靜被他們從屍體旁邊拉開了。
“回去睡覺!”許俊嚴肅的對我說,我看到他眉頭皺的緊緊的,面色憔悴,一陣心痛。

八。真相()
案發第二天,王靜就失蹤了。
第三天,有兩個員警模樣的人來找我,說要我協助調查,把我帶到了局裡。在一個像審訊室的房間裡,我看到玻璃牆的後面,是兩個禿頂的老頭和……王靜!

王靜看了我一眼,道:“布林,女,20歲,苗族。對嗎?”
“王靜,你做什麼?”我不解。
王靜旁邊的老頭開口道:“布林,我們跟蹤你很久了,我們現在懷疑你跟最近的幾起吸血兇殺案有關。”

我暈……“我?跟我有關?怎麼會跟我有關?”我問。
王靜微笑道:“我們是501局,就是專門研究一些非自然事件的機構,由於情況特殊,很少有人知道。根據我們的調查,你從小生活在梵淨山裡,我們現在懷疑你是‘草鬼婆’。”

根據苗族的傳說,苗寨裡有一種女人善於養蠱放蠱,而這種女人就被叫做“草鬼婆”。這種女人通常地位比較低,被寨子裡的人懼怕和排擠。
我有點生氣了,問道:“我是草鬼婆?你們有什麼證據?!”

“你別著急,聽我說。根據苗寨傳說,草鬼婆每隔幾天就要放蠱,在無人處置水盆,放蠱於其中,待其飲水足,再將之放出覓食。否則,蠱將食其主。”王靜慢慢的說:“根據我的觀察,你每隔幾天就要在晚上的時候去廁所,而且似乎已經養成了半夜兩三點就醒來的習慣。

正好這個時候沒有人出門。水房裡有充足的水,完全可以滿足蠱的需要,而且傳說中放蠱必須在空氣充分流通的地方,而水房的門窗總是開著,這就是最好的條件。

雖然我沒有看到你從視窗放出的蠱是什麼樣子,但是通過這段時間發生的一系列命案,我們在很大程度上懷疑,你,就是草鬼婆。而那些被吸血的受害者,就成了你的蠱蟲的食物!”

可笑,非常可笑。我總算明白了王靜為什麼會半夜站在窗前,為什麼總是問我有關苗族傳說的問題,原開她一直都在調查我。弄不好……弄不好她先我一步搬進207也是有預謀的!

王靜接著說道:“你在苗寨一直住到16歲才被父母帶到城市裡,在你離開以後,短短一個月時間,那村寨的人就全部死於蠱毒,連村寨裡的草鬼婆也不例外。

於是我們注意到了你,上面就叫我暗中跟著你。你因為宿舍樓不夠清淨,就製造事端使自己能住進JC樓,這個樓人少,位置又偏僻,正好方便了你平時養蠱放蠱。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我大笑:“真有意思耶!王靜,我沒有想到你的想像力這麼豐富!我是在16歲的時候離開了寨子,後來我的寨子的確消失了,難道你們懷疑是我做的嗎?你們有什麼根據?難道就是因為你這些推斷,我就要不明不白的承認我是草鬼婆?承認那些人是我殺的?”

 “我們現在只是懷疑。”那禿頂老頭又開口了,“請你協助我們調查。”
“靠!憑什麼!”我罵了句髒話,忍無可忍:“311的小子還沒死吧?如果是蠱,他肯定看見了,你們怎麼不調查他!”

“他在另一個房間裡。”王靜打開了右邊的電視,那個蒼白的男生坐在一間相同的房間裡,呆若木雞。“他精神受了強烈的刺激,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恨恨的說:“靠,那我也被刺激了,我什麼都不知道!”然後我就什麼都不說了,反正這事情與我無關。

這時,從外面進來一個人,趴在中間坐著的禿頂老頭身邊說了些什麼,然後他們就出去了。
我被留在房間裡,無奈,也沒有辦法。不一會兒,王靜來叫我,把我帶到了那個蒼白男生的房間。

九。真相()
那男生看到我進來以後,明顯哆嗦了一下。哼,臭小子,你惹的禍,現在叫別人懷疑到我頭上!我沒有出聲,靜靜聽著他說。

原來他和同宿舍的魏星都對神秘事件有特別的興趣,某天他們無意中知道了一個養蠱的方法,出於好奇,就想自己養。

於是他們按照那個方法開始培養自己的毒蟲。開始的時候一切正常,因為3樓的水房實在太臭了,他們就用大木盆在宿舍裡放蠱。那蠱開始的時候還是個小東西,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慢慢變大了,從一隻手指那麼大長到現在應該有一直貓的大小,蠱缸養不下,他們就把它放在木盆裡。

自從開始養,他們宿舍裡就沒有蟑螂蜘蛛蚊子蒼蠅了,他們也挺高興。開始的時候他們買些小魚喂蠱,後來蠱的食量越來越大,開始吃雞吃兔。出事那天,房間裡只有魏星一個人,誰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當他回來的時候聽說魏星被吸幹了全身的血扔到樓下,而他們養的蠱蟲也不見了……

“魏星被襲擊的時候意外墜樓,在他脖子上的蠱蟲也跟他一起掉下去了。”王靜接著他說:“資料上講,蠱蟲雖然會食主,但是它很認主人,後來它又找回來了,是不是?”

  男生點點頭:“我怕它襲擊我,又捨不得扔了它,就,就……”
“就用你的血喂它?”王靜看著他纏著紗布的手臂,說:“第二次出事那天你也在喂蠱,門窗大開著,但是很不巧被管理員看見了,蠱蟲就襲擊了他,對不對?”

男生無助的低下頭,突然哭了起來:“我錯了……對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會死這麼多人!”

哼,無知的人。我冷笑。現在兇手承認了,我的嫌疑自然被洗清,我問王靜:“你叫我來就是為了聽這個嗎?現在聽完了,是怎麼回事你們也知道了,我可以走了嗎?”

“很抱歉,布林,你還不能走。”王靜從抽屜裡取出一張照片,說:“我們發現門後面被撒上了鹽,根據他說,那鹽是你撒上的,你怎麼知道蠱會吃鹽?
我暈!觀察的還真是仔細!那我解釋一下吧:“你們也知道我從小在深山苗寨長大,對於蠱的傳說我多少知道一些,那天我在311看到了蠱缸和木盆,我就猜想會不會有蠱,如果有,那它一定會回來。

我就在門後撒了把鹽,如果蠱回來了一定會過去吃鹽,這個時候蠱主就可以把它收回去。沒想到這個笨蛋,竟然以血飼蠱,錯過了收蠱的最佳時機,才釀成大錯。我本來也是想幫幫他,沒想到竟惹禍上身,早知道這樣,我就什麼都不管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禿頂老頭終於出聲了,若有所思的說了四個字:“原來如此。”
“哼,就因為這些微不足道的推理,就說我是草鬼婆,真是太過分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我忿忿不平。

隨後,沒過多久他們就把我放了回來,後來那蠱也被抓到了。王靜還一再叮囑我不要把這個事情洩露出去,說這是有紀律的。我管你什麼破紀律!後來我們還是住在C樓裡,不過我又換了宿舍。

這次,我一個人住。
許俊為我失蹤的事情著急不已,王靜說我陪她回了次老家,打了個馬虎眼。許俊一老實巴交的人,看我沒出什麼事情,又是和熟人在一起,就沒有多懷疑什麼。對於案情,他還是一無所知。不過管理員為什麼會死在311門口這件事,他搞明白了。

原來這個樓中間的隔牆是平行的兩道,也就是說中間有個空間,那空間大概有個小房間那麼大,一直用做倉庫,放廢品什麼的。

別看那管理員50多歲了,長的又老又醜,卻和某個女生有不可告人的關係。估計那女生跟他勾搭,一部分原因是這老頭的兒子在學校門口開了個大飯店。管理員就利用“職務之便”,把中間的隔間收拾出來,作為兩人幽會的場所。如此想想,在這種狀況下幽會也是滿刺激的吧。

我半夜聽到的門聲可能就是那個女生開門的聲音。隔間有兩個門,女生拿著這邊的鑰匙,管理員晚上從男生那邊進去,即使被人看見也沒什麼不妥,他就說他查房。原來那女生住在二樓,後來又搬到了三樓。如此這般,那個倒楣鬼某天正好看到311放蠱,成了蠱的食物。

對於我來說,現在算是真相大白了。許俊一頭霧水,已經開始懷疑C樓的傳說會不會是真的了。我笑,叫他慢慢去猜吧。

《乾州廳志》記:“苗婦能巫蠱殺人,名曰放草鬼。遇有仇怨嫌隙者放之,放於外則蠱蛇食五體,放於內則食五臟。被放之人,或痛楚難堪,或形神蕭索,或風鳴于皮皋,或氣脹於胸膛,皆致人於死之術也。”

蠱並不可怕,也不嗜血。只是因為那兩個男生餵養方法不對,才惹了大禍。在苗寨,蠱主皆為女性,男人陽氣太重,是養不了蠱的。而且飼蠱決不可以人血,只將其吐入盆中食水即可。他們是男人,又喂了人血,那蠱就自然就失控了。

“草鬼婆”又叫“蠱婆”,《永綏廳志。卷六》的記錄,真蠱婆目如朱砂,肚腹臂背均有紅綠青黃條紋;真蠱婆家中沒有任何蛛網蟻穴,而該婦人每天要放置一盆水在堂屋中間,趁無人之際將其所放蠱蟲吐入盆中食水;

真蠱婆能在山裡作法,或放竹篙在雲為龍舞,或放斗篷在天作鳥飛,不能則是假的。所有的真蠱婆被殺之後,剖開其腹部必定有蠱蟲在裡面。

事情解決後,我頓時感覺到無比的輕鬆,幾乎所有的人被吸血鬼的故事嚇的都惴惴不安,真是可笑。現在我只想好好的洗個澡。許俊家的浴室很寬敞,一個大浴缸非常適合洗個泡泡浴,我摘下隱形眼鏡,脫下睡衣,站在鏡子前細細打量著自己——

目如朱砂,肚腹臂背上的紅綠青黃條紋若隱若現……
草鬼婆。


/fa-clock-o/ 若有任何感情困擾,請直接線上諮詢!!

名稱

乙,1,丁,1,八字,75,八字十神,1,八字五行,26,八字合婚,22,十二地支,12,十天干,11,女命,3,子,1,小三見證,4,己,1,巳,1,丑,1,六親,1,午,1,壬,1,天干,24,心神法物,4,丙,1,半仙法術,1,半仙堂符咒,1,卯,1,失眠,1,戊,1,未,1,甲,1,申,1,亥,1,合婚,16,名人命理,5,地支,29,戌,1,成功見證,56,改運,1,辛,1,辰,1,酉,1,其他法事,1,庚,1,招財見證,3,招財桃花起運法事,6,法事,2,姻緣合婚,10,客戶信任,12,癸,1,茅山符咒,15,挽回見證,10,挽回感情,6,桃花見證,6,婚姻,11,寅,1,情降法事,22,斬桃花見證,3,符咒基本知識,6,新手入門,16,精準神算見證,5,離婚見證,1,靈異事件,184,
ltr
item
半仙堂挽回感情法事-男女復合法事-降頭術-同性法事-茅山符咒-神通古算命: 湘西神秘的草鬼婆傳說
湘西神秘的草鬼婆傳說
半仙堂挽回感情法事-男女復合法事-降頭術-同性法事-茅山符咒-神通古算命
http://www.astrologyfa.com/2018/01/blog-post_801.html
http://www.astrologyfa.com/
http://www.astrologyfa.com/
http://www.astrologyfa.com/2018/01/blog-post_801.html
true
6373409472500355637
UTF-8
讀取所有文章 找不到 看全文 看看多 留點想法 Cancel reply Delete By Home PAGES POSTS View All RECOMMENDED FOR YOU 關鍵字 ARCHIVE SEARCH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 match with your request Back Home Sunday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Jan Feb Mar Apr May Jun Jul Aug Sep Oct Nov Dec just now 1 minute ago $$1$$ minutes ago 1 hour ago $$1$$ hours ago Yesterday $$1$$ days ago $$1$$ weeks ago more than 5 weeks ago Followers Follow THIS PREMIUM CONTENT IS LOCKED STEP 1: Share. STEP 2: Click the link you shared to unlock Copy All Code Select All Code All codes were copied to your clipboard Can not copy the codes / texts, please press [CTRL]+[C] (or CMD+C with Mac) to 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