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骨算命故事:削骨換命

分享:

人的骨頭真的可以反映人的命運?我不得而知,但不僅僅是在中國,在 19 世紀的法國也流行過骨相學,只不過曇花一現,而在中國,骨相流傳已久矣。古人王列舉了範蠡去越、尉繚亡秦的例子,說:“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榮樂。”

人的骨頭真的可以反映人的命運?我不得而知,但不僅僅是在中國,在19世紀的法國也流行過骨相學,只不過曇花一現,而在中國,骨相流傳已久矣。古人王列舉了範蠡去越、尉繚亡秦的例子,說:“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榮樂。”


“秦王為人,隆准長目,鷙膺豺聲,少恩,虎勢狼心……不可與交遊。”可見長頸、鳥嘴、眼細小而狹長都不是什麼好相貌。
可曾聽說過一種美容術——削骨。寬臉、大臉、圓臉瞬間變成上鏡的鵝蛋臉、瓜子臉、錐子臉。

我想告訴你一個關於骨相的故事。
我想告訴你一個盲人摸骨算命的故事

一、
在我遇見過的所有的人中,曹伯無疑是最奇怪的一個,無論是他的相貌、經歷、職業,還是舉止談吐,在我眼中都與其他人格格不入,但是父親卻相當尊敬他,在我兒時就常帶我去他家。

曹伯只比我父親大六歲,但卻蒼老得嚇人。他的腦袋光禿禿的,一根頭髮也沒有,中間高高地凸起,頭皮鬆弛得厲害,就像一個廢舊的米麵口袋罩在頭顱上一般,耷拉下來的面皮垂落在兩腮,眼袋大而黯黑,腫脹得很,幾乎從來不睜開眼睛。

本身就極長而狹的臉龐又搭配了一個細窄如鷹嘴的鼻子,讓整張臉顯得更加長了,他的嘴唇薄而蒼白,不太開口,每次說幾句話就會下意識地伸出殷紅的舌頭舔一下上下嘴唇。

就像長滿紅鏽的刀片般的嘴唇被舔得乾裂起皮,一絲絲如身上死皮樣的東西在上面翻起,那情景像極了動物世界裡的蛇,一下下地吐出自己的信子。

父親很尊敬他,我很少見到父親這樣。而曹伯也很疼愛我,幾乎視為己出,他總是顫抖著用蒲扇大的雙手摩挲著我的腦袋,然後猶如挑選西瓜般地曲起自己的手指骨節,在我的腦門上敲打一下,接著用尖銳如圓錐的聲音厲聲喊起來,每次說的都一樣。“好娃,好骨!”

兒時我始終不明白他的意思,後來父親告訴我,我生下來的時候家族就擔心我的命運,所以找來曹伯摸骨。

二、
曹伯是天瞎,也就是生下來就沒眼睛瞳子,翻開了眼皮裡面灰濛濛的,所以他從小就聽覺和嗅覺奇佳。而且最令人稱奇的是他的手,較常人大而寬厚,手指白而細,如蔥段一般。

他從不用拐杖,總是靠雙腳和雙手來摸索前進,雖然也曾摔傷撞傷,但他不以為然,因為他告訴過我,如果用拐杖,固然少了些皮肉傷,多了些方便,但如果突然有一天拐杖沒了,自己又該如何呢?

我是個瞎子,自己的眼睛姑且靠不住,還要去靠一截爛木頭?”曹伯笑道。他一笑起來嘴巴就緩緩張開,不,與其說張開,倒不如說裂開更合適,就像有人慢慢用剪刀從原本沒有嘴巴的臉上剪開了一條齊整的裂縫。

曹伯八歲的時候,好好地忽然摸到一位來自己家裡借宿的遠房親戚的臉上,當時那人正在睡覺,結果被嚇了一跳,可是曹伯很快就說出了他的年紀和長相,居然八九不離十。

這人從未來過,曹伯當然不可能從家裡人的話中推測出此人的外貌。曹家人看到一個瞎子居然能有如此本事,都暗自感歎,總算老天爺為他留了條生路。於是,曹伯被送到了一個非常有名的相骨師傅那裡學習相骨。

這個相骨很少收人,據說他也是個天瞎,他收徒弟只有兩個條件,一是要盲人,生下來就是的那種,二就是要摸手,結果曹伯兩個條件都符合,家裡人也為他找到個好活而高興。這以後曹伯一直都跟著師傅,直到師傅去世,然後自己接替了師傅的位置,為四裡八鄉的人摸骨。

可是誰也不曾見過他師傅出那屋子,直到死後的第二天,曹伯告訴我父親這事,然後草草安葬了他。有些事情似乎往往是註定好的,曹伯經常告訴我,他從來沒有埋怨老天爺讓他瞎了眼,因為他註定好了是要做這個的,既然是這樣,瞎了眼睛也就沒什麼了。

隨著時間推移,不相信的人被曹伯相骨後也相信了,他的名氣越來越大,有的人還專門來測試,前後三次用不同人的手給曹伯,但曹伯很快識別出來,於是大家都覺得曹伯神了。

可是曹伯極少笑,他似乎永遠都沒有太多的表情。大家也知道,他沒老婆,而且也找不到傳人,他不想把自己的本事帶進棺材。曹伯老早就和家裡人分開住了,他一直待在自己師傅的兩間黑屋裡。

那屋子如同一個黑色魔方,小時侯每次父親有事情通知曹伯就叫我去,但我每次進去都找不到他,總感覺裡面很大,如同黑色的潘神迷宮般,而且屋子裡從來沒有半點光亮。

自然,曹伯壓根兒不需要,他早對屋子裡的任何物件的擺放都非常清楚,但我卻很麻煩,幾乎每次都要撞到腳。或許,黑暗給我們這些習慣光明的人帶來過多的未知和不確定感,所以會覺得原本不大的空間非常廣闊吧。

三、
曹伯在我十二歲要離開老家的時候突然失蹤了。沒有人發覺,只是覺得他好像很久沒出現了,村子裡的人總在需要他的時候去找他,當他們感覺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他們在黑屋子外面喊了好久也沒人回話,而平時曹伯總是很快就會出來應聲。沒人敢進那黑屋子,因為曹伯不准任何人進去,除了我。

那屋子只有曹伯的師傅、曹伯和我進去過,據說曾經有個外地的賊進去偷東西,是東村的阿細半夜解手的時候瞧見的,那賊貓著腰翻了進去,但第二天既沒聽曹伯說家裡遭賊,而在門外也只有進去的腳印,沒有出來的,於是大家都很忌諱那屋子。

進得去,出不來。如黑洞一般。更有傳言,說還有很多小動物進去也沒見出來,所以他們需要找曹伯摸骨都是遠遠地站在門外喊他出來。

“八成死了吧?”“難說,好象幹這事的都活不了多久。”“是啊,洩露天機呢,遭天譴的。”
“他不是會摸呢麼,怎麼不摸摸自己的骨頭啊?”“那不是自摸了麼?和多少的啊?”村民們說著說著忽然一起哂笑起來,接著一哄而散。

我和父親也在其中,我聽他們說話覺得異常刺耳,抬頭看了看父親,他也緊皺著眉頭,盯著那黑色的屋子不說話。人群散去,我隨父親回了家,回頭的時候我仿佛看見那門似乎隱約開了條細縫。

回到家我問及這事,父親卻不回答我,只說我還小。我記得前些天父親和曹伯在家中還談過話,兩人似乎還爭論了起來,只是我睡意正濃,已然記不得說了些什麼。

在老家的最後一天,家裡人忙著為我收拾行李,而我卻總是心不在焉。奶奶看出來了,叫我出去走走,父親有些不情願,卻不敢違背奶奶的意思。

不知道為什麼,我走著走著,竟又來到了那黑屋子旁,我叫了幾聲,依舊沒人回答。
當我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看到門外有一隻袋子。

四、
濕漉漉的黑色袋子,昨天好像沒看到,那袋子被扔在不起眼的角落裡,我一走過去就聞到一股子腐敗的惡臭。

我的鼻子很靈,從小就是。我好奇地用腳踢了踢,發現裡面有東西,軟軟的,像棉花團,於是我找來一根斷裂的樹枝,將袋子撥開來。都是一塊塊的血肉,撕裂開來。

我無法判斷那是什麼動物的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裡面沒有一根骨頭。我感到一陣噁心,扔下樹枝就想走,可是仍然很擔心曹伯,我不相信村裡人對他的妄加猜測。

這時我又聞到一陣氣味,很熟悉的氣味,那是曹伯的。很久以來,我一直都覺得曹伯身上有一種別人沒有的怪異味道,類似於豆腐乳和銅銹混在一起的味道,還夾雜著一股子藥味。

我沒有回頭,因為腦門上多了一雙手。依舊是那種光滑的感覺,曹伯的手摸過很多東西,石頭,木桌,欄杆,活人的骨頭,死人的骨頭--當初他開始學的時候,據說他的師傅就先讓他摸骨骼標本,去瞭解哪塊是肩骨,哪塊是脊椎,哪塊又是肋骨。

神奇的是,雖然摸過那麼多粗糙的東西,曹伯的手依然潔白如絹,柔軟似棉,宛若無骨,即便是村子裡最好看最年輕的姑娘,也沒有他這樣一雙好手。所以我很喜歡他撫摸著我的腦袋,溫軟而舒服。

但今天卻不,我覺得一陣寒冷,那手猶如爪子一樣在頭上慢慢劃過,周圍安靜得很,那時候剛過完元宵,風吹過頭皮,激起一陣疙瘩,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娃娃,怕什麼?”他笑著問我,我沒回答。“好娃,好骨啊。我摸過那麼多人的骨頭,沒有一個如你這樣的,三國裡諸葛丞相言魏延腦後有反骨,他死後必反,果不其然。所以說,摸骨是應該相信的,你說對麼?”

曹伯的手依舊在我的頭髮和頭髮中間穿梭,像十條蚯蚓一般慢慢蠕動。“曹伯,我要走了。”我低著頭,手指頭絞著衣服角說。“恩,你爹告訴過我了。”曹伯的聲音很低沉,就像水桶砸進井裡一樣。

曹伯,你還有什麼話要告訴我麼?”我問他。但他良久不回答,最後他的手落在了我的鎖骨上。“你還記得我教你的東西麼?”曹伯忽然問,我嗯了聲,開始朗聲背誦,只是風越來越大,我的聲音又稚嫩,如同即將熄滅的燭火忽明忽暗。大風像冰水一樣沖進我的嘴巴裡,生疼生疼。

“你說說什麼是九骨。”他聽了會兒,又問。“天庭骨風隆飽滿;枕骨充實顯露;頂骨平正而突兀;佐串骨像角一樣斜斜而上,直入髮際;太陽骨直線上升;眉骨骨棱顯而不露;隱隱約約像犀角平伏在那裡;鼻骨狀如蘆筍竹芽,挺拔而起;顴骨有力有勢,又不陷不露;項骨平伏厚實,又約顯約露。”

我一口氣背下來。

“很好,你隨我來。”他的手忽然從肩膀處滑落下來,拉著我往黑屋走去,我不自覺地跟在後面,只能看到他的後背。

五、
屋子裡和外面一樣,依舊黑,只是這黑感覺更深更濃。

曹伯咳嗽了一下,我可以感覺到他在我前面坐了下來。“你知道麼?看相不如看骨,因為人的面相會變,而骨相不會。

看頭部的骨相,主要看天庭、枕骨、太陽骨這三處關鍵部位;看面相的骨相,則主要看眉骨、顴骨這兩處關鍵部位。

如果以上五種骨相完美無缺,此人一定是國家的棟樑之材;如果只具備其中的一種,此人便終生不會貧窮;如果能具備其中的兩種,此人便終生不會卑賤;如果能具備其中的三種,此人只要有所作為,就會發達起來;如果能具備其中的四種,此人一定會顯貴。”

他停頓一下,又歎口氣,然後問我記住了麼。我連忙點頭,後來又想起他根本看不見,於是高聲說記住了。

“四娃子啊,你知道為什麼我和我師傅一定要天瞎麼?”他從來未曾說過原因,我問過他,卻總是沒有答案。“骨相可以看,但最準確的卻是摸,只有瞎子不會被眼前的虛景迷惑,只有他們親手摸出來的結果才是最準確的,但是這個要求太苛刻了,很難傳承下去。

而且,其實我一直想看見東西,一直想看看你什麼樣子,因為,在我的腦海裡,所有人的臉都是沒有血肉毛髮,都是一個個骷髏頭罷了。”曹伯的話說得很慢,慢得像深夜漸漸侵襲過來的寒氣,讓我打了個哆嗦,我抱緊身子不自覺地退後一步,可是我的手肘似乎碰到什麼東西,發出一陣咕嚕的聲音。

“你旁邊就是一具骨架,好好摸摸,然後告訴我你摸到了什麼。”曹伯的話讓我大吃一驚,但手卻還是不自覺地摸了上去。那是我第一次摸人的骨頭,恐怕是終生難忘。

這是非常奇特的感覺,有點像鋪了層砂紙的硬塑膠,又感覺像裹了層冰屑子的鐵杆。我順著肋骨往上摸去,這人的骨架不大,但肩骨又不算狹窄,我沿著脊椎往上摸,逐漸摸到這具骨骸的頭骨。

“男子的骨頭重而粗,女子的骨頭輕而細,胖人的骨頭,表面比較光滑,而瘦子的骨頭表面比較粗糙。”曹伯又在旁邊說著,既像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我聽。

我輕聲嗯了一下,接著繼續摸頭骨。牙齒很整齊,顴骨高聳,接著是鼻樑骨,在兩目中間。上部為“鼻樑”,又名“山根”。梁下稱“鼻柱”,是兩鼻孔的分界骨。鼻之末端,名為“準頭”。

這人鼻骨高而窄,而且中間一段還有裂痕,似乎被打斷過,歪在一邊。額骨平整。最後我摸到顛頂骨,位置在頭部最高處。前面部分稱為“囟骨”,小兒初生未合攏時叫“囟門”,中間叫“頂心”。頂心左右有棱處稱為“山角骨”,俗名“頭角骨”。

可是我卻感覺到很大一塊凹陷,圓形的,似乎是鐵錘一類鈍器砸出來的。

“曹伯,這人是被砸死的。”我轉過頭對著他的方向說。

六、
“是的,是我砸死的。”他的話依舊沉穩如秤砣,可我的心卻像秤桿,歪斜得不成樣子。
“為……為什麼啊?”我開始口吃了。“他是我師傅,是我親手砸死他的。”

曹伯仿佛在談論別人一般。這個時候我全身癱軟在地上,忽然想起了父親似乎曾提及曹伯的師傅是一個歪鼻子——曾經被掉下來的木頭砸斷的。

“我師傅說,他活著沒意思,他幫人摸了一輩子的骨頭,有好有壞,有貴有賤,可自己的骨頭他始終摸不透,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於是他告訴我,收了我,就當是有了兒子送終了,還交代我不要把屍體入葬,這年頭完整的骨架,很難搞。”曹伯說。

“四娃子,我本來也想收你做徒弟,可你爸爸不同意,說你們紀家的後人不能學。我摸了你的骨,知道你是好命,是要幹大事的,可我捨不得你啊,唉。”曹伯歎了口氣。“曹伯你不是說學這個要天瞎麼?”我打著顫音說道。“有什麼關係,現在刺瞎你還不一樣。”

他說著,忽然一陣響動,似乎站了起來。
在這黑暗的屋子裡,我這個本來視力正常的人成了瞎子,而他卻對這裡瞭若指掌,所以很快我就被他抓住了。“四娃子,不用怕,很快的,曹伯會教你很多東西,你不是最喜歡相骨麼?”

曹伯的手忽然變得有力起來,像老鷹的爪子一樣緊緊箍在我手腕上,而另外一隻手摸到我的臉上,漸漸向眼睛摸去。我幾乎喊不出聲來,下意識地用手朝前面揮去。

我觸到了他的臉,但很快就觸電一樣收了回來。因為我感覺自己碰到的不是血肉,而是裸露在外面的堅硬骨骼。“你,知道了?我知道自己骨相不好,我常告訴你們這是命,但我偏偏不信,不就是骨頭麼,我可以自己改,改了骨頭,不就改了命麼?”他忽然發瘋似的高聲大笑起來,手也鬆開了。

我趁機跳了起來,朝前面撞去,很幸運,那恰巧是門的位置,我跑出了黑屋。
落在地上的我沒命地往前跑,可還是回頭看了一眼。曹伯站在門口,外面明媚而刺眼的陽光照在他的臉頰上。

沒有血肉的臉頰,整齊地被削去了臉頰和磨平了顴骨的半邊臉。綁著繃帶,而且血跡斑斑。他又笑了,依舊如同憑空多出來的一張嘴巴似的。“四娃子,想通了再來找我,我會等你。”他閃身又將身體埋進了那黑屋子。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漫無目的地跑著,最後直到腿抽筋才一下子趴倒在地上。

回家已經是傍晚了,父親和奶奶把我痛駡一頓,而我卻不敢說話,倒是父親看了出來。當我把所有事情告訴他後,他只是歎了口氣,並未顯出太多的驚訝。第二天,我離開了老家,臨走時父親只對我說了句,叫我原諒曹伯。

七、
以後,我再也沒了曹伯的消息,和父親說話也像避諱似的不提他,只是零零碎碎地聽到有人說他還在相骨,遇見好的骨頭就殺了人家再拿過來,用在自己身上。也有人說他死了,自己削骨不成功。總之這些我都不相信。

而那黑屋子,後來也被拆了,據說翻出了很多骨頭骨架的標本,有動物的,也有人的。大家咒駡著,咒駡他是魔鬼,全然忘記他為大家摸骨算命,趨吉避凶。

這就是這個相骨的故事,我只是路經一個小縣城,居然發現也有人相骨,所以有感而發罷了。或許,曹伯想通過削骨改變命運。有的人想通過整容改變命運,但其實都是沒用的,因為改變了骨頭,改變了相貌,似乎可以改變命運了,但那已經不是以前的你了,改變的,也不是你的命運了。


/fa-clock-o/ 若有任何感情困擾,請直接線上諮詢!!

名稱

乙,1,丁,1,八字,75,八字十神,1,八字五行,26,八字合婚,22,十二地支,12,十天干,11,女命,3,子,1,小三見證,4,己,1,巳,1,丑,1,六親,1,午,1,壬,1,天干,24,心神法物,4,丙,1,半仙法術,1,半仙堂符咒,1,卯,1,失眠,1,戊,1,未,1,甲,1,申,1,亥,1,合婚,16,名人命理,5,地支,29,戌,1,成功見證,56,改運,1,辛,1,辰,1,酉,1,其他法事,1,庚,1,招財見證,3,招財桃花起運法事,6,法事,2,姻緣合婚,10,客戶信任,12,癸,1,茅山符咒,15,挽回見證,10,挽回感情,6,桃花見證,6,婚姻,11,寅,1,情降法事,22,斬桃花見證,3,符咒基本知識,6,新手入門,16,精準神算見證,5,離婚見證,1,靈異事件,184,
ltr
item
半仙堂挽回感情法事-男女復合法事-降頭術-同性法事-茅山符咒-神通古算命: 摸骨算命故事:削骨換命
摸骨算命故事:削骨換命
半仙堂挽回感情法事-男女復合法事-降頭術-同性法事-茅山符咒-神通古算命
http://www.astrologyfa.com/2018/01/blog-post_664.html
http://www.astrologyfa.com/
http://www.astrologyfa.com/
http://www.astrologyfa.com/2018/01/blog-post_664.html
true
6373409472500355637
UTF-8
讀取所有文章 找不到 看全文 看看多 留點想法 Cancel reply Delete By Home PAGES POSTS View All RECOMMENDED FOR YOU 關鍵字 ARCHIVE SEARCH ALL POSTS Not found any post match with your request Back Home Sunday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Jan Feb Mar Apr May Jun Jul Aug Sep Oct Nov Dec just now 1 minute ago $$1$$ minutes ago 1 hour ago $$1$$ hours ago Yesterday $$1$$ days ago $$1$$ weeks ago more than 5 weeks ago Followers Follow THIS PREMIUM CONTENT IS LOCKED STEP 1: Share. STEP 2: Click the link you shared to unlock Copy All Code Select All Code All codes were copied to your clipboard Can not copy the codes / texts, please press [CTRL]+[C] (or CMD+C with Mac) to copy